媒体传真
首页 - 媒体传真
2021-10-12 作者:陈旻 来源:香港文汇报 编辑:王晓艳

【特稿】在港求学五年 开创全新空间


●2010年,朱鸿鹄(中)在汶川震区魏家沟布设泥石流传感器,进行泥石流监测。受访者供图


今年42岁的朱鸿鹄出生于江苏苏州一个工薪家庭。「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是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最好诠释。」朱鸿鹄非常怀念在香港的5年光阴。「我硕士期间从事的是软土力学研究,在香港读博让我走出舒适区,开创了一片全新的空间。」

2005年,朱鸿鹄进入香港理工大学土木及结构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土力学学科带头人殷建华教授。当时殷教授了解到国际上正在探索研发一种光纤传感技术,能够在线监测被测物的形变和温度等物理指针,尤其适用于长距离和大范围的工程监测。彼时国际上光纤传感应用最多的领域是结构工程和航空航天工程。朱鸿鹄说,「香港青马大桥率先建立了一个光纤监测系统,一举成为国际结构健康监测史上的经典案例。」「而光纤监测应用于滑坡防治,既有很大的发展潜力,也面临巨大的挑战。」

「科研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」

「这是由于监测对象是天然岩土体,地质环境复杂多样,因此脆弱的光纤传感器几乎一碰就会损坏,在国际上也几乎查不到任何成功的案例。」朱鸿鹄解释道,从事这个研究方向,意味着要实现「从零到一」的突破,必须从最基本的光电知识入手,不仅要深入了解各类光电设备的调制解调原理和工作特性,而且还要熟练掌握光纤传感器的设计制作流程和安装工艺。

「和光电专业出身的人相比,我们的优势是最了解滑坡的失稳机理和监测需求,可以有针对性地开发新型的光纤监测系统。」说干就干,朱鸿鹄从连续36个小时加班加点刻制光纤布拉格光栅,到新填地街、鸭寮街市场购买几十种胶水尝试改进封装工艺,再到梅窝、大埔、上水、大窝口、沙头角、九龙塘、宝珊道等工程现场小心翼翼地布设光纤、调试设备,研究工作慢慢有了些许起色。

为了进行现场监测,朱鸿鹄曾在四川攀枝花在建的攀枝花-田房高速公路施工现场驻守3个月,每天清早背着几十斤重的监测装备及线缆爬山涉水,在罕有人烟的环境里安装传感器、测试系统,经常一干就是大半夜。

繁重的现场监测任务使得朱鸿鹄脚踝和腰部多次扭伤,每次出野外既是对身体的考验,又是对意志的磨炼。他说,只要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山区老百姓不再担惊受怕,再苦再累也值得。「科研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,任何成果都是长期积累、长期努力的结果。」朱鸿鹄笑谈,「千锤百炼将我从一块铁变成了钢。」


朱鸿鹄简介

朱鸿鹄,1979年生,江苏苏州人。M88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、博导,M88大地探测与感知研究院院长,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。长期从事地质与岩土工程监测评价领域的研究工作,近年来主持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30余项科研项目。在国内外重要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,出版专著2部,授权发明专利9项、软件著作权3项,参编国家标准1部,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等多项科技奖励。